美谈鉴测>竞技小说>前夫,丈夫,情夫 > 【一】前夫死后,我去参加他的葬礼(内含指煎)
    沈银星死了。

    死在战场。

    启明星人和仙流星系虫族的战争中,沈银星独身一人驱动数架机甲兵械,直冲敌方虫族空间堡垒,投放的能源聚变燃料足够炸毁一个40多万亿亿吨的小行星,而虫族的指挥中心也在顷刻间荡然无存——他自己也跟着被炸飞,据说连块碎片都没能从宇宙中捞回来。

    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,虞秋还在医院躺着。三个月前波图帝国皇室勾结虫族发动内乱,他倒霉,当时正好在宫里参加宴会,被叛军抓去当了俘虏,一掳掳了大半个月,人回来时直接住进医院,直到叛乱平息才睁眼,刚醒没多久呢,外头小护士嚼耳朵根儿被他听去了,听得虞秋两眼一翻差点又晕过去。

    他爸虞不岳听说了连夜赶来医院,骂他:“没出息!”

    他刚骂完,虞秋眼眶一下就红了透,虞不岳蹬眼:“你还哭?!”

    虞秋拿医院被子蒙过头顶,闷着嗓子不承认:“我没哭。”

    他当时是没哭,等虞不岳走了才开始了啪嗒啪嗒地掉眼泪。自打沈银星跟他结婚后反悔闹着要离婚,从虞家闹到沈家再从沈家闹到波图皇室面前,让上下看了一通虞秋的笑话后,虞不岳是恨不得生啖其肉,饮其血,抽其筋,挫骨扬灰……沈银星之死,他非但不悯,听了甚至想笑。他觉得虞秋也该是这样的,但是虞秋偏偏不是的。

    他嘛,打小就是个记吃不记打心眼子缺少的主,小时候糖吃多了牙疼,肿着腮帮拉眉怂眼的掉豆子,后面好了就又眉开眼笑地找虞不岳要糖吃,虞不岳不给,说他不长记性。后来他认识了沈银星,听他说了这事沈银星直接带他去糖果店挑了一大包,十三四岁的人了,还惦记小时候那一口,把虞不岳的教训抛之脑后,每天下课就往自己嘴里扔一块,结果最后给自己吃的真去拔了牙。

    而沈银星跟没看见他的豁牙口似的,照常来找他说:“最近新出了龙舌果汁做的糖,听说吃到嘴里是辣的,过一会儿变成甜的,含着说话还能喷火,有意思的很,要吃吗?我兜里就有。”

    虞秋馋的厉害,但一开口拔掉的牙齿就漏风,提醒他这教训多么痛,他好容易挣扎出理智,摆手:“不能吃了,我已经没了一颗牙了。”

    沈银星掐着他腮帮子,看他里面缺少坚硬齿贝覆盖的一小块儿粉红嫩肉,手指探进去摸了下,虞秋“哎呀”用舌头把他作乱的手指顶出去,沈银星浑不在意指尖粘上的透明涎水,懒懒道:“没了就没了呗,就问你要不要吃?”

    沈银星死了。

    死在战场。

    启明星人和仙流星系虫族的战争中,沈银星独身一人驱动数架机甲兵械,直冲敌方虫族空间堡垒,投放的能源聚变燃料足够炸毁一个40多万亿亿吨的小行星,而虫族的指挥中心也在顷刻间荡然无存——他自己也跟着被炸飞,据说连块碎片都没能从宇宙中捞回来。

    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,虞秋还在医院躺着。三个月前波图帝国皇室勾结虫族发动内乱,他倒霉,当时正好在宫里参加宴会,被叛军抓去当了俘虏,一掳掳了大半个月,人回来时直接住进医院,直到叛乱平息才睁眼,刚醒没多久呢,外头小护士嚼耳朵根儿被他听去了,听得虞秋两眼一翻差点又晕过去。

    他爸虞不岳听说了连夜赶来医院,骂他:“没出息!”